信仰对象

我们崇信着以全知全能主宰全宇宙的最高神九天上帝

最高神上帝的降临人世

大巡真理会的信仰对象是九天的最高神,即作为宇宙的最高权威者主宰着上天的最高神。上帝因为原始的神圣•佛•菩萨的倾诉大巡了天地。停留在东土并于全罗道母岳山金山寺弥勒金佛驻了30年。1871年9月19日,以人的形态在全罗道姜氏家族降世,其尊号为甑山。姜甑山宣布了前所未有的真理,实行了40年的“天地公事”和“开辟公事”。化天后作为最高神临御九天应元普化天尊上帝 的帝位。

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姜圣上帝

九天 指的是上帝调化所有神明且上帝所处的最高的上天。

应元(附在最高神上)包括所有天体,没有一个现象和实体不受上天的命令而存在。

雷声 是指,慈悲的天令和仁声。雷声由阴阳两气相遇而成(一切事物里内在的循环性生命能量)。雷为声之本质(体),声为雷之作用。雷和声是通过同时造成天气与地气之升降来引起动静进退之变化。通过这样,所有生命都会诞生,成长,所有事物都会创造。 因为雷是使所有生命的起源力成为可能的根源能量,也是根本的力量。因此,从雷支配和养育它们的角度来可以说,这是所有存在的最终根源。这是我们说“雷声是指,慈悲的天令和仁声”的原因。

普化 是指,意味着世上一切的一切都因上帝的慈悲行为。

天尊 是指,意味着天地人三界里最神圣、最伟大的神是上帝。

姜圣上帝 是全知全能的最高神之尊称。姜圣上帝以三界大权主宰、支配、指示并观察宇宙森罗万象。

大巡圣迹图解要览

序文

《大巡圣迹图解要览》是画在大巡圣殿及局部地方会馆的圣画。 该圣画主要有九天上帝的行迹、道主创立新宗教、都典的宗统继承等内容。这本书通过引用《典经》来解释每个圣画的内容。

目录

1. 降世与幼年时节

① 上帝将一切原始天地神明(神圣•佛•菩萨)汇集在一起仰望九天控诉天、地、人三界之劫难。降临西洋大法国之天启塔,大巡天下之际,


一日,上帝对金亨烈道:“西洋人利玛窦来此东方,欲建地上天国,却因儒教根基深厚, 积弊日久,改革难行,终未能如愿。不过,利玛窦打通了天与地之间的界别,使各守一方、互不越界之神明彼此开始往来。利玛窦死后,率东方文明神前往西方,开启文运。自此,地上神开始模仿天上一切妙法,将其施展于人间,西洋一切文物实乃仿天国之模型矣。” 上帝又道:“然其文明者,倚重于物质,助长了人类之骄慢,以致动摇了对天理之信心、为征服自然犯下了种种罪恶,荡涤神道权威,致天道与人事常道皆有忤违,三界混乱,道基断绝,因此,一切原始神圣、佛、菩萨等汇集一起仰望九天控诉人类与神明界之劫难。吾降临西洋大法国之天启塔,大巡天下,临于东土朝鲜母岳山金山寺三层殿弥勒金佛三十年,为崔济愚*开示了济世大道。然济愚*未能超越儒教典宪,不能明大道之真髓, 故吾于甲子 (1864) 年收起天命与神教,于辛未(1871) 年降临世间。”【教运第一章九节】
② 停留在韩国全罗北道母岳山金山寺弥勒金佛里三十年。
③ 某一日,在全罗北道古阜郡优德面客望里的姜氏家族,权氏夫人做了梦见天空开裂为南北两半,一硕大火球覆盖全身,天地为之照亮。
④ 之后不久胎气萌动,十三个月后1871年(辛未年)九月十九日,在众仙女的陪伴下,上帝以人的形态降世了。


上帝降生之际,产房内异常明亮,两仙女从天而降,侍奉幼小的上帝。产房内奇香扑鼻,一股瑞气环绕周围,直冲云霄。【行录第一章十节】
⑤ 上帝少时深怀好生之德,喜欢植树,
⑥ 连弱小的昆虫都倍加爱护。


上帝自幼品性圆满宽厚,聪颖过人, 备受众人景仰。上帝少时喜植树,不折一草一木,连弱小的昆虫都倍加爱护,深怀好生之德。【行录第一章十一节】
⑦ 上帝7岁时,跟私塾先生开始学写字,
⑧ 上帝跟着私塾先生读了两个字‘天、地’,告诉父亲悟出了天地道理,父亲便把私塾先生送了回去。
⑨ 上帝力气很大,喜欢戏耍,将石磨下扇中间的磨轴用牙叼起,
⑩ 人们踩着上帝的腰上去,却一动不动了。


上帝自幼疲于戏耍。姜然会与姜骥会身材魁梧、气力过人,时而与上帝比试力气。上帝将石磨下扇中间的磨轴用牙叼起,周围众人见此无不大惊失色,目瞪口呆。有时上帝站在院中,飞身用脚去踢踏屋檐,有时单手往屋顶上扔盖屋顶的大草盖子,有时用脚后跟和胳膊撑地身子腾空,十余个壮丁合起来都无法将他的身子压到地面,上帝的腰纹丝不动,众人白费力气罢了。据金光文说,有一天众人与上帝玩耍,上帝将一个石臼顶在头上旋转,犹如旋转象帽一般轻松自如。【行录第一章十五节】
⑪ 上帝七岁入某书堂,时私塾先生命以“惊” 字落韵作文,
⑫ 上帝遂作道:“远步恐地坼,大呼恐天惊”。

2. 匡救天下

① 上帝二十四岁(1894年)的时候国政日益腐朽、世俗恶化,古阜人‘全琫准’因对恶政愤愤不平而发动革命,使世界变得汹动,民众没有找到安定之路时,
② 上帝预示东学党入冬时将败灭,劝导大家别妄动,果然到下雪的时候东学党被官军剿灭了。


全琫准为虐政所愤,集东学徒举义兵起义之后,世间更加纷乱,东学徒们的怒气直冲霄汉,气势与日俱增。是时,上帝知晓东学军的前途不吉,于夏季某日向众人吟诵道:“月黑雁飞高,单于夜遁逃。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 指明了东学军将在飘雪之际遭失败,并劝众人切勿加入东学。是年冬,东学军果然被官军剿灭,听从上帝者皆免遭此大灾。【行录第一章二十三节】
③ 上帝在1895年春天参加了人们以庆贺社会平定,在斗升山举行的诗会。一位老人将一册书相赠,
④ 到了1897年,确定‘匡救天下’的意思,为了察看世态人情,(上帝)踏上游历的路, 每到一处都会人们皆视上帝为‘神人’。


众儒生虽称天下太平,但世道依旧日益艰难。就在这时,上帝立下了匡救天下的志向。【行录第一章二十五节】

丁酉(1897)年,上帝再一次开书堂于郑南基家中,教授弟弟永学、亨烈之子赞文以及邻里孩童。这一时期,上帝通读了儒佛仙以及阴阳谶纬类书籍,以此为匡救天下之参考。书堂持续了一段时间后,上帝踏上了周游各地的旅途,以察人心世情。【行录第二章一节】

上帝在此地居住几日后,又继续前往京畿、黄海、平安、咸镜、庆尚等道的各处游历。一日来到全州府,府中之人皆视上帝为神人,加以景仰和膜拜。【行录第二章三节】
⑤ 上帝曾3年周游全国八道,回故乡后在甑山披散头发而哭泣,


上帝在客望里甑山行工夫时,到了晚上时而到俞德安家中,要一把穞豆就着冷水服下。上帝见到德安的儿子七龙,说道:“汝哀求我救汝也。” 上帝登上甑山,放声大喊,其喊声响彻群山。闻其声,村中男女老幼无不畏惧,不敢出门。【行录第二章八节】

上帝在甑山行工夫之余,时而到山下的泉水旁哭泣。一次其父带饭食上甑山时正好目睹这一情景。【行录第二章九节】

行其工夫的某一天,上帝在甑山上背诵真法咒,行了五方神将、四十八将和二十八将公事。之后上帝在颈间系上红手巾,来到双丁里的金基镇家,对金基镇谈起公事事宜。金基镇家常有众人聚集。【行录第二章十节】
⑥ 还发生过上帝化身为老虎(摇身一变)而惊动樵夫的事情,在甑山上背诵真法咒,行了五方神将、四十八将和二十八将公事。


在外周游三年,上帝于庚子 (1900) 年回到故乡客望里,将甑山祖母墓迁葬。此间柳瑞九作为地师跟随上帝,左右前后。之后,上帝常常在甑山披散头发,行其工夫*。一日,上帝正虎遁而坐时,樵夫们经过此地,见状大骇,急忙下山告知上帝的父亲。其父甚为惶恐,立即登上甑山找寻,然虎早已不知去向,只有上帝泰然自若地坐在那里,依旧行其工夫。【行录第二章七节】
⑦ 上帝行工夫之事在当地广为流传,古阜郡警务厅以上帝学妖术为名,派出巡检欲加逮捕。上帝事先得知巡检要来之事,戴上斗笠, 在街上布下迷雾而坐,巡检未能认出上帝,多次与上帝擦肩而过。
⑧ 上帝经常戴着斗笠,所以人们还称上帝为‘姜斗笠’。
⑨ 某一日,上帝去外公家。 路遇一人大发酒疯,无缘无故地对上帝破口大骂。
⑩ 正此时,不知从哪儿飞来一只石臼,刚好落在那人头上,百般不得脱去,上帝遂转身行往他处。
⑪ 有一天,上帝携金益赞途经全州细川之际, 见有一日本猎人正用枪瞄向栖于溪流之上的雁群,上帝停住了脚步,他的枪没有发射。
⑫ 待上帝挪动脚步,雁群飞走以后他的枪才发射了。


上帝携金益赞途经全州细川之际,见有一日本猎人正用枪瞄向栖于溪流之上的雁群, 上帝道:“不忍目睹。”便左脚跺一下而伫立不动,瞬时雁群惊飞远方。待上帝挪动脚步,这才听到日本猎人的枪声响起。【权智第二章五节】

3. 三界大权

① 辛丑 (1901) 年五月中旬, 上帝前往全州郡母岳山大院寺进行不饮不食49天的工夫,开启天地大道。


辛丑 (1901) 年五月中旬,上帝前往全州郡母岳山大院寺,向住持朴锦谷求一间安静的屋子,并要求杜绝一切人等接近,不饮不息行了工夫。临近四十九日时,锦谷心里十分担心。终于在七月五日,五龙嘘风中开启天地大道,并唤锦谷拿一碗米糊汤进来。锦谷十分高兴,立刻端一碗米糊汤进去。一会儿,上帝从屋子走出来,身上的衣服已褴褛不堪。住持锦谷立刻差人到上帝家中取衣物。妇人郑氏拿出衣物, 但对上帝之言语多有不敬,都是对上帝从不顾家而生发之不满。锦谷将衣物呈与上帝,上帝说道:“此衣已沾染了妖妇之轻浮之气,宜速弃之。”弃而不穿。锦谷又差人将此事告知其妻, 郑氏这才心生悔意,不知如何是好,便又呈上了新的衣物。【行录第二章十二节】
② 上帝带着几个从徒走出大院寺山谷,众鸟群兽突然聚其面前,似在欢迎,又似切切哀求。


上帝行完大院寺的工夫,便换了衣服走出房门,大院寺山谷中的众鸟群兽突然聚其面前,似在欢迎,又似切切哀求。上帝见此状, 说道:“尔等众禽兽也需后天解冤乎?”飞禽走兽仿佛听懂了上帝之深意,颔首示意。上帝劝道:“知道了,快退去吧。” 众鸟群兽便顺从地散去。【行录第二章十五节】
③ 1904年11月全州地区发生民变,民众的动摇导致民心变得汹动,担负国家重任的金秉旭向上帝报告了对镇压民变的事情的茫然,
④ 上帝说“我来镇压民变”,下起雪和雨,促使天气变得很冷后,会镇压民变。


甲辰(1904)年十一月,全州出现民乱,人心惶惶。上帝于纷乱中来到全州。金甫京前来拜谒上帝。上帝极为关切地说道:“金秉旭位居国家重镇要职,应为安抚民心而恪尽天职,秉旭欲如何应对形势?”甫京将此事转告了秉旭。秉旭托他回信道:“以我之力,难以镇服沸腾之民乱,唯愿先生处分。”上帝通过甫京了解秉旭的处境, 但笑不语。是日夜,下起雪雨,寒冷非常。聚集露营的民众难忍雨雪酷寒,纷纷散去。冰寒雨雪连降三日,民众再难聚集,民乱自然得以化解。【行录第三章二十五节】
⑤ 某冬日清晨,上帝在铜谷药房中见帝妃峰升上半个太阳,遂对众从徒说道:“身处当前危难时局,若无叫停升日之权能,又何怀稳定时局大志?” 连吸三支烟, 只见太阳依旧只露半头升不上山顶。
⑥ 上帝将烟管扔到了地上。一度踌躇不前的太阳,登时升上天空。
⑦ 上帝在晚上走路时,云彩遮住了月亮的话就向月摆右手使云散,使月光照耀,
⑧ 到达目的地后,再次向月亮摆左手使云彩回到原来的位置。


腊月某日,上帝与众从徒前往铜谷。道路十分泥泞,难行异常。上帝遂降治道令,泥泞路立刻冻结,一路鞋不湿地到达铜谷。此治道令共有六字,即:“御在咸罗山下”,上帝将其付之一炬。【权智第一章十二节】

上帝在卧龙里黄应钟家中逗留时,一日,举起烟袋朝着太阳划圆圈,只见云朵随烟袋或蔽日,或散去,如影随形,运作自如。【权智第二章十一节】
⑨ 上帝住金亨烈家中两手分击双膝,口中高喊:“善哉!善哉!” 顿时随喊声闪电由帝妃峰而出, 落于水利开峰,又从水利开峰而出,落于帝妃峰。
⑩ 如此反复几次后,上帝说道:“可矣!” 于是,停下双手的动作,闪电也随即停止。


某一年夏,上帝住金亨烈家。某夜对亨烈道:“姜邯赞*为对接所断霹雳刀而累,吾试其对接如何。”说罢两手分击双膝,口中高喊:“善哉!善哉!”顿时随喊声闪电由帝妃峰而出,落于水利开峰,又从水利开峰而出,落于帝妃峰,如此反复几次后,上帝说道:“可矣!”于是,停下双手的动作,闪电也随即停止。第二天从徒 们登上帝妃峰和水利开峰察看,只见闪电落处,方圆数十丈内草木皆表皮脱落,炙烤而枯死。【权智第一章二十三节】
⑪ 上帝自由自在地引起和停止风、雨、霜、雪、雷电,无定法,用言语行事或用酒杯也引起雨和风,
⑫ 把霹雳票贴在墙上或者埋在地下,引起闪电。


上帝由清道院返回铜谷住留的某一日,说道:“作法唤来风云雨露霜雪雷电中之一,并不难,难就难在雪后降雨、雨后落霜,即使天地亦难造化矣。” 又道:“然今夜吾将付诸实际矣。” 随即写下字迹后付之一炬。果不其然天下起雪来,雪后降雨、雨住降霜。【权智第一章二十二节】

某一严寒冬日,上帝来到昌祚家,将霹雳符埋入地下,于是雷声大作,震彻天地。第二天,上帝又前往铜谷的药房。【权智第二章二十五节】

4. 权能

① 唯上帝所居屋顶不留一片白雪。不仅如此,有清净之气直指天宇贯通,冲开云团,直上青天。


金亨烈不顾冬日严寒,始终侍奉上帝。一日,亨烈顺着上帝的某句话说道,“据传,宋时烈*天生禀赋天地之精气,其家中屋顶白雪不积,雪落即融。” 上帝曰:“果真如此?现在出门,去看一看吾所居屋之房顶。” 亨烈出门察看,天气寒冷,四处白雪皑皑。唯上帝所居屋顶不留一片白雪。不仅如此,有清净之气直指天宇,冲开云团,直上青天。之后,金亨烈发现,凡是上帝所居之处,任何时候都无云彩遮挡。【行录第一章三十六节】
② 上帝出去时,在村口附近云自动成八字状展开。


上帝不论移驾何地,从徒们一定能看到村口附近云柱如旗杆般高高耸立,并成八字状展开。从徒们将此禀告上帝。上帝说道:“此将门也。”【权智第二章三十三节】
③ 下大雨的时候,上帝走在路上,那条路就不会下雨,
④ (据说)在炎热的夏季,云彩会像雨伞一样被遮挡。
⑤ 上帝做无论公事私事, 其‘貌形’出现于虚空。 有一天,吃乌鱼生鱼片时,在虚空出现了这个‘貌形’。
⑥ 上帝率从徒们经全罗北道益山郡的裡里至渡口时,只见空船不见艄公,上帝便亲自划桨渡河。这时,其‘貌形’出现于虚空。


京石捕来一条黑鱼,做成生脍进献上帝。上帝用毕,过了一会儿,走出门外仰视天空道:“鱼的气运涌上来了。” 说罢笑了起来。原来,空中有朵状似黑鱼的云彩正向东悠悠漂去。【行录第四章五十一节】

上帝率从徒们经益山郡的裡里至渡口时,只见空船不见艄公,上帝便亲自划桨渡河。上帝仰视天空时,竟大笑了出来。众从徒仰头望去,只见一片奇异的瑞云现摇桨渡天际。【行录第四章三十五节】
⑦ 上帝带着公又走在路上时,
⑧ 回头对公又道:“吾貌可似关云长?”公又吓了一跳,愣在那儿不知如何作答。


一日,上帝携公又从泰仁郡新篱前往白岩里,途中上帝突然变脸,化作关云长。回头对公又道:“吾貌可似关云长?”公又吓了一跳,愣在那儿不知如何作答。上帝连问三遍,公又才缓过神来答道:“酷似关云长也。”于是,上帝又变回本来面貌,到达金京学家行了公事。【权智第一章二十节】
⑨ 夏日引风吹落树上露水,冬日则使泥泞的山路冻结,以便于出行,
⑩ 狭窄的路上树木缠绕、很多水汇聚成了溪流,但上帝的鞋子总是干净,大家都觉得很神奇。


上帝每欲出游,总先作字符降治道令于神明。上帝所在的夏云洞,本处深山,山路又狭窄险要,树木茂盛,绿荫苍郁,出入极为不便。每降治道令,夏日引风吹落树上露水,冬日则使泥泞的山路冻结,或将路上的积雪融化,以便于出行。【权智第一章九节】
⑪ 金京学八岁之子患病,连日卧床不起。上帝走进屋,大声喊道:“你父亲进来了, 快快起身。”
⑫ 生病的孩子惊起,病便痊愈了。 金京学觉得上帝说的“父亲”两个字感到很奇怪,思考了一番想到过去曾按照世俗的惯例,把孩子献给金山寺弥勒佛,才明白了上帝就是弥勒佛的原因。

5. 济生

① 铜谷金甲辰因麻风病脸部浮肿,眉毛脱落。一日找到上帝,请求上帝为其治病。
② 上帝命金甲辰走到门外,朝着房屋站立, 然后就送甲辰回去。从此甲辰的病得以痊愈。


铜谷金甲辰因麻风病脸部浮肿,眉毛脱落。一日找到上帝,请求上帝为其治病。上帝命甲辰走到门外,朝着房屋站立,令亨烈等人读诵《大学》第一章章下注释。十余分钟后,便送甲辰回去。从此甲辰感到身体轻盈自如,不久后肿气消失,病得痊愈。【济生第十四节】
③ 在铜谷的金士明之6岁的儿子成玉暴病而毙。成玉的母亲不得不背负夭子前来铜谷药房哀求上帝救其子 。
④ 上帝见状,微笑着抱起其子。其子便站了起来。


上帝在铜谷时,村中开酒馆的金士明之子成玉暴病而毙。尽管已断气有时,然士明仍想方设法加以救治,见最终回天无望,孩子的母亲不得不背负夭子前来铜谷药房。上帝事先已知晓此事,说道:“药房之运否塞,背负亡子来矣。”母亲将儿子的尸体放在上帝面前,哀求上帝救其子,眼中噙满泪水。上帝见状,微笑着将其子平放在自己的膝盖上,用手自上而下抚压其腹,朝空中喊道:“着眉叟*唤尤庵*来。” 又向已死的孩子口中吐了口唾沫,其子肛门立刻喷出黄腐水,随即发出声音苏醒了过来。其子喝下几口米糊汤便站了起来,自己走回家去了。【济生第九节】
⑤ 龙头峙有一瘫子姓金,坐着轿子来往各处。一天前来谒见上帝,哀求上帝使其下地行走。
⑥ 上帝便令其坐在面前,随上帝烟袋起止而起身。金氏便随烟袋的升高而动,努力尝试着一点点站立起来。并命光赞击其小腿,迫其快速前行。于是,他自己走了回去。


龙头峙有一瘫子姓金,坐着轿子来往各处。一天前来谒见上帝,哀求上帝使其下地行走。上帝便令其坐在面前,随上帝烟袋起止而起身。金氏便随烟袋的升高而动,努力尝试着一点点站立起来。上帝令亨烈读诵如下一文:“曳鼓神曳彭神石兰神东西南北中央神将造化造化云吾命令吽。” 上帝又令患者站到庭院,试着独自走行,并命光赞击其小腿,迫其快速前行。于是,金氏抛开轿子,自己走了回去。后来,此人为谢上帝救治之恩,以三十辆银子供养上帝。上帝用这些钱备酒食供行人享用。此人更是在众行人面前,反复称颂上帝为其治瘫痪之疾。【济生第十一节】
⑦ 京城黄桥吴议官的其妻患青光眼多年,几近失明。吴议官携其妻来找上帝,哀求为其妻治病。
⑧ 上帝便来到吴议官妻所在窗外,面朝吴之妻而立,用阳伞在地上划了一个圈后,让她吃白盐。这时吴议官妻重见光明。


甲七自离开全州便开始腹泻,实在难忍便禀告上帝。上帝说道:“从今开始腹泻将止,恢复食欲。”说罢,朗声大笑。甲七深信上帝的神圣和高明,而这一信心果真止住了腹泻。上帝在首尔行诸多公事的某日,哮喘痊愈的吴议官又携其妻来找上帝,哀求为其妻治病。其妻患青光眼多年,几近失明。上帝便来到吴议官妻所在窗外,面朝吴之妻而立,用阳伞在地上划了一个圈,便回到住处。这时吴议官妻重见光明,议官夫妇二人感极而泣,从此诚心诚意供奉上帝。【公事第一章二十一节】
⑨ 黄应钟之子病情危殆,应钟摆上清水,朝着上帝所在方向双手合十,遥求救子一命,其子随后很快病愈。
⑩ 翌日,应钟前往铜谷药房谒见上帝。上帝说道:“昨日吾云中俯视,只见汝双手合十,是何缘故?。”
⑪ 一日,上帝在铜谷用栗木制作药房牌匾,牌面上刻了“万国医院”的字样。每个字的笔画上用镜面朱砂涂上后,命公又将此牌立于院坪街上。公又持牌便欲前往院坪,上帝道:“立牌时若有警官询问,将如何对答?” 公又回禀道:“开设万国医院,令死者回生,盲者重见光明,瘫者起身走路。此外还可通治百病。”
⑫ 上帝闻之道:“所言极是,照此施行。”随即将药房牌匾付之一炬。

6. 解冤

① 所谓班常,就是指两班和商人。 商人不让学文字,在两班面前连话也说不出来。
② 当时的法律制度规定上,不论是非曲直要服从是商人的“本分”。
③ 上帝对待金亨烈的奴婢池南植为合乎礼数,必用敬语。
④ 上帝对金亨烈道:“ 不管去哪里,对谁都要敬语。”


上帝每对待卑贱之人时必用尊称。在对待金亨烈家的奴仆池南植时亦如此。亨烈见状深感不自在,对上帝道:“此人乃家中奴仆,请先生免用尊称。”上帝道:“其为汝之奴仆,与我何干? 长处此僻囊乡下的人,习惯业已养成,恐难以改变,然今后到其他村落,无论所见何人,应尊称相待。今后当无嫡庶班常之分矣。”【教法第一章十节】
⑤ 嫡庶的意思是指嫡子和庶子。庶子无论天资多么聪慧,也不教文字。
⑥ 祭祖时,让在门外院子底下参加。
⑦ 上帝说要消除'男尊女卑'的差别,亲自给女人们让道,


上帝对朴公又说道:“当今为解冤时代,解除了男女之别,令其各得所愿。今后将端正乾坤之位,重整礼法。”当时,公又正陪上帝途径泰仁邑,两老妪欲横穿上帝去路,上帝礼让道路,让其通过。【公事第一章三十二节】

上帝曰:在后天,依个人所修,女人亦可立功德。自古男尊女卑之惯习将被破除。【教法第一章六十八节】
⑧ 写上“女将军”的字,让女人们气势昂扬。


白南信的亲戚白龙安从官府获得了酒类专营权,导致全州府中数百家小酒馆不得不闭门歇业。这时,上帝在龙头峙的金周甫酒馆,见金家妻捶胸痛哭:“他无收入,好不容易卖点酒养家糊口,往后就连这点生意也做不成了, 一家人该如何度日啊!” 见此惨状,上帝心生恻隐,对众从徒道:“世间不仅有男将,亦有女将矣。” 说罢在纸上写下“女将军”三字后付之一炬。这时,金家妻突获神力,夺门而出大喊起来。突然间众多酒店女主人们聚集,突袭了白龙安的家,形势刹那间紧张起来。龙安惊慌失措,只得向众人赔礼道歉,承诺关闭专营店,才令众人慢慢散去。龙安不久便关门歇业了。【权智第一章十七节】
⑨ 上帝对金亨烈和从徒们说道:“今后消除班常歧视和嫡庶歧视以及男女尊卑。”

7. 相生

① 在朝廷,左右国家命运的官员们为党派斗争和卖官卖爵而红了眼,
② 日本人为顺应于自己的野心,对人们施加了武力和暴力,
③ 老百姓被私欲所裹胁,专搞斗争和偷盗,
④ 连天候都不好,社会陷入了混乱。
⑤ 有一天,上帝问金光赞:“汝视吾为何人?”答道:“乡间两班也。”上帝又问:“乡间两班又视汝为何人?”光赞答道:“邑内衙役也。”
⑥ 上帝说道:“既然乡间两班视汝为不过邑内衙役类之流,邑内衙役视乡间两班为穷乡士绅之类,这都是差别的怨恨。若你和我和解,则天下皆徳解冤矣。”
⑦ 上帝对金亨烈和金甲七遵命:“49日内每天制作草鞋一双、纸灯一个。”49天以后,做完纸灯有49个,草鞋有49双。
⑧ 上帝将这些东西汇集在一起说道:“草鞋予天下人穿用,纸灯为天下人驱散黑暗。”后来,上帝令其将草鞋卖掉,又在纸灯付之一炬。


丁未 (1907) 年三月初,上帝携光赞欲赴末店岛(光赞的亲戚在末店岛从事渔业)。又将甲七和亨烈唤至万顷南浦,说道:“吾今入岛,乃因天地公事之发配,汝等到成伯家,此后的七七四十九日内每天制作草鞋一双、纸灯一个。草鞋予天下人穿用,纸灯为天下人驱散黑暗。” 两人遵命到成伯家中行事。后来上帝从末店岛返回,令其将草鞋拿到院坪集市上卖掉,又在灯上写下“阴阳”二字后,付之一炬。【公事第二章一节】
⑨ 上帝对从徒们说道:“人类世界因为贪欲而产生的猜忌、嫉妒、谋略和歧视中发生的怨恨和不平等是成为相克的原因。 我降临这世界,是为了纠正失去‘常道’的天地,实行一个没有相克的道化乐园。”

8. 教运

① 上帝在金京学的家中说道:“如今是解冤时代,宜先传教于贫贱之民。”遂令金京学叫来六位巫师。上帝令众巫师脱掉冠巾,
② 在每人面前摆上一碗清水,连拜四次,而后随上帝诵三遍侍天咒。


上帝将金京学家定为大学校,说道:“学校之中以此为大,如今是解冤时代,宜先传教于贫贱之民。”遂令京学叫来六位巫师。上帝令众巫师脱掉袚冠,在每人面前摆上一碗清水,连拜四次,而后随上帝诵三遍侍天咒。仪式结束后,上帝一一问他们的姓名,并令其将清水喝下,说道:“此福禄也。”进入解冤时代,上帝首选贫贱之人传教。【教运第一章三十二节】
③ 上帝居于铜谷时, 让从徒九人隔开就坐,上帝命甲七随意砍一根青竹来。甲七砍来的竹子共有十节。
④ 将其中一节切断后,说道:“此节为头目,头目可任意往来,其余九节为受教者之数也。”


上帝居于铜谷时,行教运公事。让从徒九人隔开就坐,上帝命甲七随意砍一根青竹来。甲七砍来的竹子共有十节。将其中一节切断后,说道:“此节为头目,头目可任意往来,其余九节为受教者之数也。” 上帝又对从徒们说道:“天上有星几颗?”甲七出门看后回来答道:“云层密布,惟正中开启,内有九颗星闪烁。”上帝道:“是为应受教者之数矣。”【教运第一章三十八节】
⑤ 某日,上帝称:“吾将定教运度数。” 并面对洗漱水,对身旁从徒们道:“闭眼观之。”众人闭上眼睛看过去,
⑥ 只见洗漱水变成了一片大海,海水中蛇头龙尾上下飞舞。众人将闭眼所见情形具告上帝,上帝道:“吾之形体乃蛇头龙尾也。”
⑦ 上帝常说道:“即使被人打了一拳,
⑧ 你们也要摸着他的手安慰他。”
⑨ 上帝给从徒们说道:“ 今后修道之人,因其精魂牢牢凝聚,至死亦不散因而升天。
⑩ 反之则精魂稀微,如烟气、水泡稍纵即逝。”
⑪ 某日,上帝给从徒们说道:“ 金山寺弥勒殿之丈六金佛手握如意珠,吾却含在口中。”


某日,上帝说道:“吾乃弥勒。金山寺弥勒殿之丈六金佛手握如意珠,吾却含在口中。” 于是,让众从徒观其下唇之内,只见上帝唇内有一红斑。众从徒还发现上帝的面貌酷似金山寺的弥勒金身,两道眉宇间有一圆形白毫珠,左手掌内印有一壬字,右手掌上印有一戊字。【行录第二章十六节】
⑫ 上帝说道:“吾入金山寺,若要见我,可来金山寺。”


上帝说道:“吾入金山寺,若要见我,可来金山寺。”【行录第五章二十九节】

9. 开辟与仙境

① 1902年4月,上帝在金亨烈家中行了三界开辟的公事。
② 当时,上帝对亨烈说道:“ 莫守成规,应予创新。”
③ “譬如,即使父母有积累的财产, 然子女若欲用,须看父母脸色,
④ 久居旧屋之内, 唯恐破落倒塌,终日惶惶不安,此等生活令人困苦。因此,我等今加以开辟。”


次年四月,上帝在金亨烈家中行了三界开辟的公事。当时,上帝对亨烈说道:“莫守成规,应予创新。譬如,即使父母有积累的财产,然子女若欲用,须看父母脸色。久居旧屋之内, 唯恐破落倒塌,终日惶惶不安,此等生活令人困苦。因此,我等今加以开辟,吾所行之公事,于古于今未曾有也,既非继承他人,又非运数所定,唯吾所能者也。吾将主宰三界之大权,改定先天之度数、开后天无穷仙运,建设地上乐园。” 继而吩咐道:“汝须信我,竭尽全力于公事。”【公事第一章二节】
⑤ “在先天,人与世间万物皆为相克之理所支配,世间怨恨日积月累,错综复杂地充斥于三界之中。天地失其常道,
⑥ 各种灾祸丛生,世间暗无天日。 因此,吾欲整理天地度数,调化神明,以解万古怨恨,
⑦ 以相生之道建后天仙境,济度世间苍生。”


上帝对金亨烈道:“在先天,人与世间万物皆为相克之理所支配,世间怨恨日积月累,错综复杂地充斥于三界之中。天地失其常道,各种灾祸丛生,世间暗无天日。因此,吾欲整理天地度数,调化神明,以解万古怨恨,以相生之道建后天仙境,济度世间苍生。不论大小事应由神道解冤,若能事先稳固度数并加以调化,以此为基人事便以自我达成,这便是三界公事也。”说完,随即行了冥府公事的一部分。【公事第一章三节】
⑧ 上帝曰:“要进行开辟天、地、人三界,吾先匡正天和地。 吾又令神明出入于人之身心,易其体质,改其性格, 勿与他人结冤,诚利人。”


上帝曰:如今吾匡正天和地,所定度数水泄不通,待时来运转,将开启新局面。吾又令神明出入于人之身心,易其体质,改其性格,如此这般,即使是木桩赋予气运,则可用之。故汝等勿远离愚、贫、贱、弱者,须留意心、口、意所造一切罪业,勿与他人结冤。富、贵、智、强权者皆结于冤,因此,不远将来被连根拔起。充满旧气运之地,如何堪当大运数哉。即富人家之居廊、房间与仓库充满杀气与灾殃之故也。【教法第三章四节】
⑨ 上帝曰:“在后天,天下如一家,不倚威武,不施刑罚,
⑩ 百姓则远离冤屈贪淫之扰,再无贫富不均,
⑪ 智慧开启,通达于过去、现在、未来以及所有世界,
⑫ 世间不再有水、火、风三灾,是为无上祥瑞和谐的地上仙境。”


上帝曰:在后天,天下如一家,不倚威武,不施刑罚,和谐调合,依法理治苍生。为政者能以化权施政,将无越权之弊端;百姓则远离冤屈贪淫之扰,得免生老病死之苦,不老不死; 再无贫富不均,相互自由往来;天地不再高远, 可任意驰骋天地之间;智慧开启,通达于过去、现在、未来以及十方世界,世间不再有水、火、风三灾,是为无上祥瑞和谐的地上仙境。【预示第八十一节】

10. 创道

赵鼎山道主,12月4日诞生于庆尚南道咸安郡漆西面会文理排日思想家赵氏家族。尊号鼎山。
② 道主15岁时,赵氏家族活跃于反日运动,到韩日合邦阶段感到人身安全受到威胁,于1909年4月28日流亡到满洲奉天。
③ 道主与同志们活跃在救国运动中,
④ 用道力定救国之意。然后,入山修道中,1917年2月10日终于感悟得道了大巡真理。
⑤ 按照上帝的启示,道主离开了9年后,乘船踏上了回归朝鲜。
⑥ 道主以游历名山大川进行修道,
⑦ 在全罗北道井邑郡马洞金基夫家中见到上帝的妹妹立石夫人将封书呈与道主,
⑧ 道主在全罗北道泰仁郡道昌岘道场竣工并创道。 在道势日益增加强中, 日本发动了太平洋战争末期,下达了宗教团体解散令。道主暂时中断宗教活动,
⑨ 在自己的故乡‘会文里’建立回龙斋。然后,通过一位干部跟修道人取得联络着过日子。
⑩ 1945年解放以后,
⑪ 道主在庆尚南道釜山市设立道总部,复活宗教活动当中,
⑫ 1958年4月(64岁),按照道主的遗命在最高干部全体集会上吩咐都典‘负责整个宗团的经营’后化天了。

电影「和平之路」

电影「和平之路」
- 「和平之路」是一部关于九天上帝的天地公事、道主的新宗教创立及与祂有关的历史性电影。这篇的剧本是由姜大珍电影导演编写,集结电影制作委员会后,于1983年3月开拍。该委员会由首尔大学宗教系张炳吉教授与大巡真理会的诸位上级领导组成。该电影的主要演员是由田云饰演上帝,李顺载饰演道主,这两位都是韩国极为著名的电影演员。电影于1984年11月在首尔亚洲剧场上映。